•  
    許昌日報客戶端

   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

    關 閉

    徐灣社區的變遷(二)大槐樹見證日軍暴行

    摘要:




    如今,生長在徐灣社區的大槐樹。


    如今東湖的位置,曾是徐灣的土地。


    核心提示

    一棵生長在徐灣社區黨群服務中心大院的大槐樹,成為徐灣人慰藉鄉愁的標志。在日軍侵占許昌期間,這棵大槐樹見證了日軍的種種暴行:他們在大槐樹下放火燒人;飛機投下的炸彈導致7名無辜的村民身亡,至今讓人憤慨。

    □ 記者 黃增瑞 文/圖

    種一棵大槐樹慰藉鄉愁

    3月31日,在徐灣社區黨群服務中心大院西側,記者看到了一棵長勢高大的大槐樹。樹高七八米,頂頭虬枝盤曲,樹身下半部分已經中空,形成一個兩米多長的樹洞,樹干略向西北方向傾斜。如今,這棵大槐樹還未長出新葉,開裂的樹皮也如老人深深的皺紋,鐫刻著歲月的印記。

    “徐灣社區居委會大院經過多次修整,但這棵大槐樹始終挺立。為了保護這棵古樹,熱心的居民在大樹四周壘了一圈磚,并培土加以保護,定期給樹澆水。”該社區居民徐書明說,如今,這棵大槐樹長勢良好,入夏后樹冠郁郁蔥蔥,雖然有數百年樹齡了,但是新枝旁逸斜出,看起來仍生機勃勃。

    “山西洪洞大槐樹是移民時重要的集結出發地,作為從山西洪洞移民至此的徐灣社區居民,我們對家鄉的記憶越來越模糊,唯有那棵高大的大槐樹,深深地烙印在了我們的記憶里。”該社區居民徐金木回憶說,當時,有的人遷移時帶著家鄉的槐樹苗,有的人帶著大槐樹上結的種子。待安定下來后,大家把樹苗或種子栽種在自家的院子里、村口旁,以慰鄉愁。

    “如今,大槐樹位于徐灣社區的中心區域。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推進,徐灣社區不可避免會再次面臨搬遷,但這棵大槐樹會被保留下來,成為城市的一景。”徐灣社區黨支部書記徐軍壘說,多少年后,搬遷到他處的徐灣人回來尋根,仍能站在大槐樹下對自己的子孫說:“這里曾是我們的家,我們的根!”

    日寇曾在樹下火燒村民

    據了解,有600年樹齡的大槐樹不僅見證了徐灣的歷史變遷,也見證了日軍侵華時期在徐灣犯下的種種惡行。1944年,為了打通交通線,發動豫中會戰,日寇于5月1日占領許昌。隨后,日寇在許昌周邊搜查被打散的國民黨官兵。

    當日軍搜查到徐灣村時,發現有兩名可疑男子,一人逃至村東頭時被日寇用軍刀挑死,另一人被抓到大槐樹下進行審問。據徐灣社區中的老人回憶,被挑死的那名男子確實為國民黨舊部士兵,但被抓到大槐樹下的那個人就有些冤枉了。

    “該男子是徐灣人,從來沒當過兵,僅因為他的肩膀上有一層厚繭,就被日軍誤以為是逃兵。”徐書明說,日寇搜查時,重點檢查人的手掌、手指、肩膀等部位,因為當兵的和一般老百姓的這些部位有些不同。“被抓的這位村民肩膀上有一層老繭,那是因為他經常挎著背包在許昌城里賣香煙,久而久之肩膀上磨出一層厚繭。”

    徐書明說,日寇將該村民吊在大槐樹下,并在下面堆放了一堆柴火。翻譯拷問他是不是國民黨軍人,打散的部隊官兵逃到了哪里?該村民回答不出來。日寇不相信,點火就燒。火苗躥到他身上時,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。徐灣村村民紛紛求情,但日寇仍不放人,直到該男子奄奄一息,才允許將他救下來。

    該村民被嚴重燒傷,福大命大最終活了下來,他身上的傷疤成了日寇侵華、禍害許昌人民的有力罪證。徐書明說,這段往事是徐灣人心中的傷痛,他們很少向外人提及此事。

    七位村民被日軍炸死

    “在徐灣社區黨群服務中心大院門外,原來是一個大坑,村民經常在大坑旁集聚聊天兒,村里有個啥事,都會在這里商量。”徐書明說,1944年10月份,日軍占領許昌城后,曾派軍機前來進行過轟炸。

    “我年僅21歲的二叔徐公千就是遇難者之一。”徐書明說,他曾聽父親講,那一天,日軍的軍機突然飛至徐灣村上空,接著就俯沖下來向該村人群投擲炸彈。除了徐公千外,被炸死的人中還有一個叫徐法子,一個孕婦,總共7個人。

    1944年4月,侵華日軍入侵和占領許昌后,燒殺搶掠,制造血案,所到之處,無惡不作。他們制造了長葛四二慘案、襄城六王冢慘案。為了民族獨立和國家尊嚴,無數革命先烈拋頭顱灑熱血,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

    1944年4月23日,日軍侵占長葛和尚橋,并將群眾驅趕到一片空地上。一部分人突出包圍圈,剩余的30多名老人、婦女和孩子被日軍趕到橋南的一口枯井旁殺害后投入井中。當天,日軍滅絕人性的瘋狂屠殺,造成200多名群眾慘死,遭受凌辱的人更是不計其數。

    為了牢記日本侵略者在長葛犯下的滔天罪行,1975年,長葛縣革命委員會在這口枯井旁立起一座紀念碑。

    據許昌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的《鐵證如山——侵華日軍在許昌的暴行》一書記載,日軍在許昌犯下了如下滔天罪行:

    據不完全統計,抗日戰爭時期,日軍在許昌先后殺害無辜群眾6996人,奸污婦女9552人,征用勞役48583人,損毀房屋345572間(含損壞),掠奪糧食12047979市石、大牲畜64225頭,財產損失折合銀圓共108543508.7元,給許昌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。


    責任編輯: 連甲

    附件:

    国产AA级毛卡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