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    許昌日報客戶端

   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

    關 閉

    徐灣社區的變遷(三)修家譜寫村史留住鄉愁

    摘要:



    徐書明展示他手繪的徐灣村平面圖。

    徐灣社區主街


    □ 記者 黃增瑞 文/圖


    核心提示

    歷史上,徐灣曾建有村寨,寨墻下是寬寬的寨河,里面種有蓮藕,水里養有魚蝦,一度成為許昌城東風景秀麗的小村莊。在隨后高底河發洪水與三年自然災害期間,徐灣村的古寨發揮了防護作用,讓村民免受災害的侵襲。

    村里古寨發揮過大作用

    明朝崇禎六年(1633年),明政府號召各地“修寨防匪”。各地紛紛建設村寨,挖寨河、壘寨墻、修寨門等等,歷時數年。徐灣村亦然,該村在明朝晚期修建寨子,當時有南、北、東3個寨門,寨門形狀呈拱形。

    徐書明說,徐灣村寨河里的水是高底河的水。夏天河內種有蓮藕,開有漂亮的荷花,河里生有魚蝦,不僅風景秀麗,而且便于灌溉農田,因此被稱為許昌的“魚米之鄉”。因為村寨修筑有寨墻,在戰亂、匪患期間,古寨成為一道屏障,起到了安全防護的作用。

    1956年夏季,因連續降雨,高底河的河水猛漲,水位超過安全警戒線,洪水自北向南傾瀉而下,直至徐灣村西的一片竹林園時,因為一個被獾盜的洞口發生決口,大水如猛獸一般向東奔流。村干部發現險情后,迅速組織村民,用沙袋等防洪物資把北寨門堵上。洪水因此順著寨門向東流去,才沒有使徐灣村村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受到損壞。

    1959年至1961年,我國三年自然災害期間,因為缺衣少糧,不少地方發生了餓死人的悲劇。徐灣村因為寨河里種有蓮藕,村民挖出后充饑,因此村里沒有餓死一個人。

    后來高底河改道,徐灣村寨河缺水,加上村民燒磚建房,寨墻逐漸被挖掉或填充寨河。1970年,徐灣村的古寨墻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,被人逐漸淡忘。

    說到這兒,徐書明給記者拿出一張長約60厘米的白紙,上面是他根據記憶繪制的一張草圖,顯示的是1956年之前,徐灣村平面圖和寨河的情況。徐灣村的寨墻、寨河有380余年的歷史,至今令該村老人難忘。

    修家譜寫村史留住鄉愁

    跟眾多村莊一樣,徐灣作為從山西移民到許昌形成的村莊,經過數百年的發展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如今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推進,徐灣作為目前的“城中村”社區,不久將面臨拆遷,但祖祖輩輩在這里生活的人忘不了徐灣的歷史。由于種種原因,他們沒有發現徐灣人留下徐氏家譜和村史記載,使徐氏家族繁衍生息數百年的歷史成為空白。

    “木必有本,水必有源。”自古以來,以家譜為代表的家史文化,對人們尋根、修身、治家、勵志等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。

    “為了留住鄉愁和老村莊的記憶,我們社區正著手安排幾位熱心的老同志,修家譜、寫村史,目前初稿基本完成。”4月1日,徐灣社區黨支部書記徐軍壘說,如今,國家提倡要留住記憶、留住鄉愁,他們將從徐灣村徐氏家族的歷史發展入手,修繕《徐氏家譜》,撰寫徐灣村史,從而使徐氏的家風、家訓、家教一代一代傳承下去。

    當日傍晚,記者從徐灣社區的老十字街走過,道路上車來人往,路邊的商店和攤販亮起燈光,一個個燒烤攤冒起白煙,散發出誘人的香味。可以想象,不久的徐灣社區必將伴隨著城市的發展改頭換面,像其他村莊或社區一樣,有自己的安置小區。到那時,徐灣社區居民的生活環境與生活品質也將發生根本性的變化。

    村辦集體企業十分紅火

    20世紀七八十年代,徐灣村大力發展集體企業,建有面粉廠、磚瓦窯廠、機械修配廠、拖拉機廠、冰糕廠等。其中,該村磚瓦窯廠生產的青瓦堅固耐用,非常暢銷,市區很多企業蓋廠房都選購徐灣生產的青瓦。

    “村里最早的企業是20世紀50年代辦的磚瓦窯廠,生意曾經十分紅火,一度出現排隊購買的現象。”徐金木說,許昌學院所在地曾是徐灣的土地,該學院東南角有一塊地的土質非常好。那里的土俗稱“紅綠土”,是徐灣村磚瓦窯廠的制瓦專用土。這種土黏性好,用其制作的瓦片美觀結實。

    “如今,在徐灣社區的一些老房子上,你還能看到當初我們磚瓦窯廠生產的瓦片。”徐金木說,20世紀七八十年代,徐灣村燒制的瓦片十分暢銷,不少城里人排隊購買。銷售旺季,即便排隊也不一定能買到。

    “1978年,我們村還建了一個冰糕廠,經濟效益也不錯。”徐金木回憶,有一年,一個村民為市區龍泉樓旁邊的冰糕廠修理機器,目睹了“大樓”冰糕在夏季供不應求的火爆場面。受此啟發,徐灣村很快從廣東佛山購進了6臺冰糕機,開始生產冰糕,也掙了不少錢。

    當然,該村的集體企業也讓村民享受到不少福利。20世紀60年代,徐灣村村民就用上了電,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實施前,村民沒有掏過電費,因為電費都是由村集體企業承擔。


    責任編輯: 連甲

    附件:

    国产AA级毛卡片